仙都_第一百五十九节 心生则种种法生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百五十九节 心生则种种法生 (第1/3页)

  圆象藉“金刚不坏之身”撞破时空,须臾突入天庭,收敛气机潜踪匿迹,循着锚定之物指引摸回云岚殿,一路风平浪静,波澜不惊。他暗暗松了口气,看来天帝赵壶已闭关修持,对下界异动毫无察觉,左相右相各司其职,无暇分神,正好借此机会联络留守的佛修。

  云岚殿杳无人迹,木叶飘零,钟声悠悠,一派寂寥祥和,圆象心中有几分疑惑,踏入千龛精舍,却见晴川师弟结跏趺坐,眼帘低垂,面带微笑,双手结禅定印,佛光缠绕,入定未醒,一点气机活泼泼跳动,恰好修持到要紧处,不便打扰。他小心翼翼退开去,又来到三宝精舍探望寂空师弟,见他累足作“吉祥卧”,右手枕头,左手搭在膝盖上,似醒非醒似睡非睡,同样面带笑容,体内气机游动,不可随意惊动。

  圆象驻足看了片刻,心中暗暗赞叹,佛门睡姿有吉祥不吉祥之分,不吉祥者有四,仰卧为“修罗睡”,以左手枕头右手搭膝名为“畜生睡”,覆睡为“饿鬼睡”,伸腿为“死人睡”,寂空师弟睡姿优美,不散法身,不失正念,不入酣睡,不起噩梦,令人赞叹不已。

  看了片刻圆象掩户而退,紧绷的肩头松弛下来,嘴角不知不觉带上一丝微笑,步履轻松,一一看过诸位师弟,他们或坐或立,或卧或行,沉浸于佛法中,对外事外物不闻不问。圆象轻手轻脚,没有打搅他们,他在庭院中静静站了片刻,似乎有所体悟,于菩提树下盘膝而坐,正待入定,指尖触碰到袖中一物,心中顿生疑惑,沉吟未决,诸位师弟为何对他到来全无察觉?

  心生则种种法生,心灭则种种法灭故,圆象是有慧根之人,一念既起,遮在眼上的鳞片翕然落下,云岚殿刹那间现出原貌,只剩一片断壁残垣,右相大涤子立于不远处,眯起三对狭长的柳叶眼,闪动着妖异的光芒,裂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,含含糊糊道:“你倒是……机敏……竟然醒了过来……可惜……太迟了……”

  太迟?什么太迟了?留守云岚殿的九位师弟已惨遭不幸?他们在下界围攻青溪子,天庭将佛修一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