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特工_第6章 就你小子能是吧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6章 就你小子能是吧?

  秦阳从沉思中回过神,转过头微笑道:“嗯,跟我师傅学过一些。”

  “师傅?”

  李思琪眼睛一亮,追问道:“你还有师傅啊,他是医生吗?”

  秦阳笑笑,眼光中露出两分尊敬:“他不是医生,但是他医术很厉害。”

  “那你岂不是也很厉害?”

  秦阳摇头:“我比他可是差多了,我就学了一些皮毛。”

  说起师傅,秦阳脑海中忍不住又浮现起了自己师傅那消瘦而倔强的身影。

  在秦阳的认知里,师傅简直就是无所不能,不仅医武双绝,就连琴棋书画,风水易经等也都是无所不精,跟随师傅修行多年的秦阳,总觉得师傅可能除了不会生孩子之外,就没任何事情他不会的……

  张斌看着李思琪主动和秦阳搭讪,心中很是不爽,加上李思琪一直也不搭理张斌,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,这让张斌心理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出来。

  张斌冷哼一声道:“医术是治病救人,那可是牵涉性命的大事情,可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,现在很多人根本连医生都不是,却冒充神医,到处骗钱,不知道酿成了多少悲剧……”

  秦阳皱了皱眉头,转头看了一眼张斌,没说话。

  秦阳自然听出来张斌这是在针对自己,这家伙看撩不到李思琪,便不再顾忌,将炮口对准自己,露出了本来面目了吗?

  张斌先喷了秦阳,转过头又一副劝诫的口气对李思琪说道:“李小姐,如果生病受伤了,还是要去正规医院检查治疗,切忌不可相信那些所谓的江湖神医,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。”

  李思琪看了看脸色依旧平静的秦阳,再看了看张斌,客套的回应道:“张先生说得挺有道理。”

  张斌听李思琪赞成自己的观点,得意的看了一眼秦阳,秦阳没有出言反驳,这让他准备继续喷秦阳的打算落了空。

  “我这些年,可是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……”

  张斌长篇大论的说起一些江湖骗子冒充神医骗钱酿成惨剧的事情。

  秦阳微微侧过身子,没搭理张斌,侧着耳朵听屋子里面的动静,而被张斌拉着吹牛的李思琪则有些无奈,唯有露着礼貌而略显尴尬的微笑,听着张斌胡扯。

  过了一会儿,包房的房门哗啦被打开了,那名女医生满头大汗的出现在门口,对着门口的秦阳和张斌道:“孩子胎位不正,生不出来,来个男人帮忙。”

  女医生眼光掠过秦阳,最后停留在张斌的脸上,毕竟秦阳看上去太年轻了,张斌是一个成年人,看起来自然要靠谱一点。..

  张斌脸色却是陡然一变,飞快摇头:“我不去,女人生孩子,男人碰了要倒霉几年的……”

  女医生皱起眉头,正要说什么,秦阳已经踏前一步:“我来吧,我懂点医术。”

  女医生一听,脸色松缓了两分,不满的看了张斌一眼点头:“进来吧,小伙子,救人要紧,别信那些瞎说。”

  张斌面色尴尬,却又无法出言反驳,心中却对秦阳越发的愤恨。

  D,就你小子能是吧?

  非要让我难堪是吧?

  李思琪看了一眼张斌,实在不愿意和他独处,轻声道:“我也去帮帮忙。”

  走廊上只留下张斌一人,看着再次关闭的房门,张斌眼光变得颇为阴狠,目光变幻,若有所思。

  屋子里,方姐挺着大肚子张着双腿,满头是汗,神态疲累,看到秦阳,脸色有些羞涩尴尬。

  “方姐,我学过医,我来帮你。”

  秦阳安慰了一句方姐,转头问道:“医生,胎位不正,那我现在用推拿的方法将胎儿胎位调整过来,就可以了是吧?”

  女医生略微有点吃惊,她还没说怎么处理呢,秦阳已经直接说出了处理办法,看样子真懂医术呢。

  女医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点头道:“是,我刚才已经推拿了一阵,已经调整了一点,但是没力气了,你继续推拿,速度快一点,孕妇已经快挺不住了,你知道怎么推拿吗?”

  秦阳点点头,伸出了双手,双手先在方姐肚子上抚摸了几下,确定了胎儿的位置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内气充盈双手,双手变得沉稳而有力,轻柔而坚定的陷入了方姐的肚子,然后缓缓的推拿移动,每推拿一次,胎儿都顺着秦阳的手乖乖的调整着位置,非常的听话。

  女医生在旁边观察着,秦阳才推拿了几下,她便惊喜的叫道:“咦,掉过头了,这男人就是力气大些!”

  秦阳确认了一下胎儿的位置,停下了手,微笑着鼓励道:“方姐,胎儿位置已经调整过来了,你再努把力!”

  方姐感激的点点头,咬紧牙关,在女医生的指挥下用力,没一会儿,孩子便顺利的出生,女医生拍了拍孩子的屁股,那孩子顿时发出了响亮的啼哭。

  秦阳看着那小小的婴儿,脸上也是充满了惊喜,他虽然跟随师傅学医多年,但是接生,看着孩子出生,却还是第一次,看着这小小的新生命,心中有着一种特别的开心。

  李思琪看看孩子,作为一名女性,她的感触又不一样,女人天然的母性泛滥,看着孩子的目光温柔无比,再转头看看微笑的秦阳,心中对他也莫名的愈发亲近了两分。

  “糟了!”

  女医生忽然的低呼,将开心的众人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。

  女医生脸色难看,双手满是鲜血,抬起头一脸焦急的说道:“产妇流血不止,这是产后大出血……”

  大出血!

  屋子里的人脸色全部都变了,不管是否生过孩子,大家对于难产大出血这样的字眼都是非常熟悉的,都知道这是危及生命的,是非常恐怖的事情!

  李思琪着急的问道: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  女医生苦笑道:“如果这里是医院,当然有办法,可是这是火车上,根本就没有任何先进的医疗设备……”

  女医生这话一说,李思琪和那名抱着孩子的女乘务员顿时露出了绝望的神色,床上的方姐面色灰败,咬着嘴唇,看向女乘务员手里抱着的孩子,眼光凄迷,没有恐惧,只有浓浓的不舍。

  “我来试试吧。”

  秦阳探手将自己床铺上的旅行袋拖了过来,拉开拉链,从中拿出一个软布袋,放在了桌上,将软布袋摊开,上面赫然是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!

  秦阳抽出一根长长的银针,转头看着方姐,声音坚决。

  “方姐,不要怕,有我在,不会有事的!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