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九章 修士 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九章 修士 一

  这天晚上,小五在河边发呆,迷迷糊糊中他又做梦了,梦里那个小太阳在头顶闪耀,耳边响起那个奇怪的声音,今晚,那个声音清晰了很多,是有人在呼喊,召唤,赫然是叫喊他的名字,小五!

  谁在叫我?他又在哪里?

  小五疑惑重重,努力判断声音来自何方,呼喊他的人是男是女。

  在梦里,他开始寻找,顺着声音来的方向而去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声音越发清晰清楚,那是个男子的声音,浑厚低沉蕴含一种力量,对他的呼喊可以说是命令,他不得不听从,不得不执行。

  声音是陌生的,是带有魔力的,在梦里小五被他主宰掌控,终于他到了声音的源头,这是哪里?

  忽然,小五睁开眼睛,不,确切的说是他清醒过来,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猪驮山!

  夜晚的猪驮山看起来是更为高大雄壮,巍峨挺拔,小五就想,是猪驮山在召唤我?我还在做梦?

  使劲一拧自己,疼痛让他认清现实,他不是做梦,他是来到了猪驮山,做梦来的,这是梦游吧?

  梦醒了,可小五还能听到那一阵阵呼喊,一声声小五是那样真切,而声音来自于后山。

  小五忽然惊醒,若有所悟,上次就是在后山遇到了鬼火,此刻他又被一股神秘力量牵引到了这里,如此说来,那……鬼就在后山的山林里。

  想到鬼,小五不觉打了一个冷战,就想扭头开跑,可想法虽有但无法实施,他的腿竟然不停指挥,他想逃跑,可双脚却是向后山行进,速度还是相当的快!

  娘呀,这是真的被鬼上身了,他要干什么?拉我到后山莫非要吃我?还是想玩点新鲜花样?李佛爷您快救救我吧?

  小五乞求李佛爷,可脚下越来越快,在月光下,他脚底生风,一转眼就到了后山,异常干脆的就钻进了山林,那真是义无反顾,势不可挡。

  进入山林,四下骤暗,阴气大盛,小五一连几个冷战,吓得腿都软了,可惜这双腿已经不受他控制,他想软一软却软不下来,还要继续行走。

  最后他走到了那个山坳,就是上次找到大河小安的地方,无需多想,情况明确,这就是那团鬼火在搞鬼。

  小五无能为力,任由人家摆布,现在他总算知道牵线木偶是如何被人摆弄了,这才是真正的身不由己啊!

  山坳内只有一些灌木杂草,面积不大,只有十来丈方圆,小五借着月光已经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,除了格外阴森之外,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。

  鬼在哪里?这难道就是鬼的家吗?果然阴气很重,鬼气很浓啊!

  对了上次打死的那个兔子不知道怎么样了?

  也不知道便宜了谁?那兔子真肥啊!

  这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思想兔子,真是令人哭笑不得。

  忽的,小五看到山坳北边灌木丛中红光一闪,在暗色里,这光华极其显眼醒目,也让小五吃了一惊。

  红光闪现数下,灌木后的山壁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洞穴,洞口正对着小五,幽黑深邃,阴风阵阵。

  我的娘啊!

  这洞是怎出来的?

  鬼洞吗?娘啊!

  这难道就是通往幽冥鬼府的……入口?!

  扑腾一声,小五一屁股坐到地上,面无人色,身子还在微微颤抖,他想远离这个洞口,可双腿真是没了一点力量,此刻他别说走路跑步,爬也爬不动了!

  完了完了,这次真是完了,凭空出现的鬼洞让小五确定真是遇到鬼了,只有鬼才能有这样的法力,这鬼洞是在等他进入啊!

  “进来吧。”就在小五吓得三魂六魄去了一半时,洞内传来这句话,低沉有力是他熟悉的,正是梦里的那个声音。

  小五颤声问道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真要佩服他的胆气,此刻居然还能说话。

  “进来你自然就知道了。”洞内的声音慢悠悠地回答道。

  小五心说,进去找死啊,你以为我傻吗?

  寻思着,身体尽力想远离洞口,只是使了半天劲,他没有挪动一寸。

  “害怕了?”洞内的声音又问道。

  不等小五回答,洞内的声音又说“别怕,进来吧!”语气听起来居然柔和了很多。

  小五没注意对方语气的变化,颤声问“你到底是谁?……是人还是……鬼?”他是鼓足勇气讲了出来。

  洞内的声音淡淡道“你说呢?”

  小五心说,不是鬼又能是什么?难道是李佛爷显灵?李佛爷啊李佛爷,鬼在你地盘撒野您也不管管,我可要完蛋了,李佛爷你要保佑我啊!这时候,求李佛爷保佑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了,只是李佛爷能显灵吗?

  见小五不说话,洞内的声音悠悠道“你不愿进来,我只能请你进来了。”

  小五顿时一惊,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啊!

  这样想时,就见那个洞口射出一道红光,正将小五笼罩,随即红光收敛,一闪不见,小五也随着红光没了影子,显而易见是被红光带进了洞内。

  小五就觉得眼前一亮,还有暖暖气息围绕周身,这感觉不陌生,转瞬间后,眼前光亮消失,视线恢复正常,适应片刻后,总算看清楚了,然后就是一声惊呼。

  冥界鬼府居然是这个样子?!

  在小五心中,地狱应该是阴森黑暗,鬼气弥漫,至于鬼气是什么样子,他想象不到,但一定很阴冷,可他所见到的是明亮,感受到的是温暖,这是鬼府吗?

  周围有淡淡红光闪动,还有温温的气息,这里不是很宽敞但非常干净整洁,地面平整,四壁光滑,是一个经过改造的山洞。

  洞内只有一个人,就盘膝坐在地上,除他之外,这里再没有任何陈设装饰。

  那个人在小五对面不远处,只见他长须三尺,没一根斑白,脸如冠玉,更无半丝皱纹,年纪显然已经不小,却仍神采飞扬,丰神闲雅,风度翩翩,超然不凡,一身白衣明明如雪一样白净无暇,可表面之上隐隐有红光流转,白里透红,甚为奇异,小五看不出这是白衣散发着红光,还是红芒映照着白衣,如此又给此人添加了许多神秘光彩,也让小五大为疑惑,暗想,这就是鬼吗?怎么看上去和小说里的神仙一样?

  他在打量那人,对方也在看他,白衣人面带微笑,和蔼可亲,实在找不到一点阴森鬼气,二人对视良久后,那人才悠然道“我不是鬼。”

  小五一愣,心说,鬼也不能说自己是鬼吧?坏人也不会自称是坏人,不过他看起来真的不像是鬼。

  因为白衣人仪表堂堂,相貌俊雅,小五惊惧之心逐渐淡化,取而代之是好奇心,问道“那你……是……什么人?”

  心说,千万别说自己是神仙,鬼才会信!

  那人笑道“我也是人,和你一样。”

  小五又看看对方,人家自称是人他也很有怀疑,这样的人也……挺少见吧!舔舔嘴唇,小五问“你……真的是人?”

  那人微微点头,以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“我当然是人。”顿一顿后,问道“你觉得我是什么?”

  小五愣了愣道“你……你……难道不是鬼?!”

  那人哈哈一笑道“你会这样想很正常,你我之间发生的事情的确很古怪,但我可以非常坦诚和认真的告诉你,我不是鬼,是一个人,只是……”

  只是什么?

  这是关键,小五等他讲下去,可那人竟然停了下来,仿佛是在犹豫,又或是在考虑该如何说。

  小五不敢多说话,想道,难道他真的是神仙?不会吧?可他确实很像神仙啊!

  那人沉默了片刻才继续道“只是我和常人不太一样。有些特异之处。”

  小五忍不住问“什么特异之处?”

  那人习惯性的一捋长须,动作潇洒极具仙气,让小五莫名的生出仰慕之情,“所谓特异之处就是指我……有常人不可能有的能力,简单举个例子,我可以飞。”

  什么?你可以什么?

  小五没听明白,愣了愣才问“你可以做什么?”

  那人一挥大袖,傲然扬眉道“会飞,就是在空中飞翔,就如飞鸟,可要比它们快很多,转瞬千里,来去如电,朝游北海暮苍梧。”

  最后那句话小五知道,也懂得什么意思,这是一首曲子,全文是“仙凡有路,全凭着足底一双凫,翱翔天地,放浪江湖。东方丹丘西太华,朝游北海暮苍梧。”

  这首曲子说的是一个名叫吕洞宾的神仙,早晨还在游玩北海,晚上就到了苍梧,而这两地相隔何止万里,可在神仙脚下就如同家中前后院,几步就能到达。

  那人这样说意思已是非常明白了,他不光会飞而且还很快,这是自比为神仙,这就是他的特异之处!

  愣了半天,小五才结结巴巴地道“你……你说……你是神仙?”

  那人微微摇头道“我不是神仙,我也是人,只是比常人强大一些,能力多一些,而像我这样的人天底下不算多但也不算少,我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,修士!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