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十章 修士 二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章 修士 二

  修士!

  这个词对小五来说也不陌生,因为那次天雷的出现,这一年来他读了不少关于道家修炼以及和神仙有关的典籍,这是罗员外闲来无事翻看的东西,小五好奇就偷偷看了看,所谓修士就是修真之人,而修真就是修仙,练的是长生不老之术,是神仙之道。

  修士不是神仙,是渴望成为神仙的人,道士是修士里的一类,修士也是十分笼统的称谓,小五首次见到这个名词时是就觉得好奇,也觉得修士和神仙一样是很虚无的存在,仅仅也只是个名称罢了。

  而此刻,他对面的那个人竟然自称是一名修士,小五真是十分意外惊讶隐隐还有些兴奋激动。

  “你是……修士?这么说来你会法术了?”这是小五的问题。

  那人有些意外,小五的反应出乎它的预料,他反问道“你好像知道什么是修士?”

  小五急忙点头道“我看过一些书,上面有对修士的描述,书上说,修士修炼的是长生之道,神仙之术,修炼有成后不光可以青春永驻,还拥有极其厉害的法术,可以飞天遁地,呼风唤雨,也能撒豆成兵,点石成金,你会这些法术吗?”他是满含期望,恨不得那人立刻展现法术,先点石成金让他看看,金子越大越好。

  那人见他眼神炙热,激情如火,不觉失笑道“书上说的东西未必都对,你说的这些法术我也只是听说过,飞天我可以做到,遁地就有些难了,我的能力也是有限制的。”

  小五多少有些失望,可又想飞天已是够厉害了,飞天啊,想想一个人能在天空自由翱翔,无拘无束,那是何等逍遥快活,神仙也不过如此吧!

  见他显露神往之色,那人就问“你想成为修士吗?”

  小五一愣,随即明白了那人的意思,顿时惊喜万分,语无伦次地道“你……你是说……我……当然想了。”

  那人正容道“想就好,我可以造就你。”

  小五当然明白造就是什么意思,颤声道“你要……收我为徒?”

  那人点头道“不错,小五,你愿意吗?”

  幸福来得太突然,让小五一阵恍惚,而他还没有被冲昏头脑,稳住情绪,他问“你为什么会选我?”

  是啊,为什么是我?

  那人很欣赏小五的表现,能这样问说明他没有晕头,也说明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
  笑笑后,那人缓缓道“因为你有一般人没有的勇气,这点很重要,你聪明胆大,还有一颗赤诚之心,上次你救他们时,一点没有顾及自身安危,仅凭这点已是能让许多人汗颜失色。”

  说起那次救人,小五就有问题要问,那人知道他想说什么,就道“那件事我可以解释,我并无害人之心,那次是我对你们的考核。”

  小五又傻了一下,考核?什么考核?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还要如此神秘?难道修士都是这样吗?小五有无数问题,抓住机会,他一口气都问了出来。

  等小五问完,那人沉默片刻才叹道“一一解答比较麻烦,不如就从我是谁讲起吧,小五,这可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……”

  那人当然也有名字,他叫战天风,年幼时被师父车无崖收养,他也是车无崖的唯一传人,修炼的是六阳罡心法神功。

  六阳罡神功传承久远,据说传自上古一位大神,至刚至强,威力至大,修炼到了大成境界,就能够飞升成仙,成就不朽仙躯。

  只是神仙并非轻易可成,六阳罡神功虽然为无上修真心法也不能随随便便造就出一位神仙来,其实世间修士众多,可真正能够成仙的又有几人?

  不说别人,就说战天风这六阳宗一脉,从六阳宗祖师六阳真人算起,传承了十几代,弟子十几个,可无人能够将六阳罡修炼到大成之境,自然也无人成为神仙,祖师六阳真人修炼千年后物化,后代弟子虽有不世之材也相继步了祖师后尘,无一人将六阳罡修炼到最高境界,传到车无崖这一代后,六阳宗已然有了落败之相,车无崖苦修七八百年是无法突破一层关碍,最终含恨物化,临终之际,嘱咐战天风不能懈怠,一定要努力奋进,让六阳宗声名不坠。

  战天风知道责任重大,在师父物化后,不问世事,潜心修炼,好歹没有让师父失望有了一定成就,可在他打算重振师门声威时,一位与六阳宗有着数代恩怨的强敌忽然出现,不由分说,就要与战天风决一死战。

  这位强敌修为深厚,神通强悍,战天风本想与他化干戈为玉帛,化解两家恩怨,可对方却是咄咄逼人,不可理由,非要与战天风分个生死。

  战天风不愿与其死战,只能躲避,可对方是不死不休,死缠烂打,用尽心机非要战天风出手决战,而且为了逼迫战天风就范,此人滥杀无辜,做下一起起血案,手段残忍,令人发指,他还扬言,只要战天风一日不出战,他就会一直杀下去,直到战天风答应为止。

  说到这位强敌死仇,战天风有太多的无奈和怨恨,小五听得入神,禁不住问道“那人是谁?为什么非要和你决一死战不行?”

  战天风叹道“我与他并无仇恨,这是门派间的恩怨,他是九阴派弟子。”

  六阳宗,九阴派,一个六阳一个九阴,一听就是对头,就如水与火,冰炭不同炉!

  九阴派与六阳宗一样也是很有历史的修真门派,修炼的九阴煞心法与六阳罡真是天生的对头,又因为各自创派祖师之间的恩怨情仇,两派就成了世仇,都欲将置之死地而后快。

  六阳宗传到战天风这代后,他是厌恶了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仇恨,可九阴派弟子却是不放过他,一直与他纠缠,无时无刻不想让他死,为了躲避这个穷凶极恶的混蛋,战天风想尽了办法,也安静了一段时间,可九阴派弟子为了逼他现身,竟然开始到处杀人,手段还是极其残忍,战天风不得不与其一战。

  小五听得惊心动魄,十分紧张,忽然想起一事,就问道“一年前的……那场雷电……难道就是你和那个人的战斗?”

  战天风叹道“不错,那就是我们之间的斗法。”

  斗法啊,神仙打架不就是斗法吗?原来修士打架也叫斗法,果然声势浩大,惊天动地!

  战天风迫于形势,无奈与九阴派弟子斗法,二人大战许久不分胜负,在双方僵持不下时,九阴派弟子突然使出一件极其强大的法宝,将战天风重创。

  法宝,神仙用的兵器就叫法宝,修士的武器也是这样称呼的呀!

  小五对法宝自然满是好奇,但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战天风,听他被对手重创,是惊呼一声,忙问“你受伤了?严重吗?”

  战天风笑道“没死就不算严重。”笑容爽朗甚为洒脱,又让小五对他多了几分仰慕之情。

  战天风虽然没死,但伤势很重,不过那名九阴派弟子也不好过,他们修为相当,相差无几,战天风的反击也让他受伤很重,最终双方是两败俱伤。

  受伤后,战天风只能找地方养伤修炼,按他所说,猪驮山灵气很强,适合疗伤休养,所以他便住在了这里。

  小五听得认真,有问题就说“你就不怕那个……人来找你吗?”

  战天风笑道“他伤得也不轻,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找我麻烦的。”

  小五是替他担心,闻言顿时安心,随后又问“那你……又为什么要……将大河小安他们弄晕?”

  战天风知道大河小安是谁,这就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,他叹道“我在此地疗伤一年多,情况并不算好,小五……,我命不久矣。”

  啊!小五吓了一跳,骇然道“你说……什么?你……不是好端端的吗?”

  战天风笑道“只是看起来不错而已,不瞒你说,我已是油尽灯枯,仅凭一口元气支撑。”

  当然这口元气很长,还能让战天风活几年甚至是十几年,他修炼多年,根基深厚,虽受重伤也不会死得太快。

  战天风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,最重要的是师门的传承,六阳宗只剩下他一人,他若死了,六阳宗也就完了,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弟子,让六阳宗传下去。

  只是合适的传人很难寻找,以前战天风不是没找过,可惜始终没有找到,在猪驮山养伤的这段时间,他已经观察了不少人,结果没有一个能够入他法眼,直到小五的出现。

  那天,他见到大河等人就想看看他们的资质,可惜,大河小安都不行,小河水生连最起码的胆量都没有,自然也不会让他满意,而小五的表现令他惊喜,尤其是小五能够承受他的真气,这让他欣喜若狂。

  听到真气二字,小五又很疑惑,什么是真气,听起来很神奇嘛!

  很快小五知道真气竟然是他以为的鬼火,那个小太阳就是战天风的真气所化,他将真气放入大河小安体内,可因为很多原因,大河小安无法承受,便昏睡过去,而小五在真气进入身体后却是毫无异样,这就说明小五的体质很适合修炼六阳罡,也就成为了战天风看好的人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