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十二章 年夜 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二章 年夜 一

  今晚,在战天风的洞府,小五修炼完毕后等待师父的指导。

  战天风有些懒散的靠在墙壁上,望着精神抖擞的弟子是甚为欣慰,说了几句后,他显得有些精力不支,脸上有了疲惫之色。

  小五暗暗心疼,想让师父先休息一下,就说道“师父,您歇会吧。”

  战天风微微摇头,缓缓道“不用,小五你已经打好了基础,真气已和六阳丹药力融合,今后只要勤加修炼,修为就会逐步增强,过几天,我就将六阳罡剩余的心诀传授给你,而你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。”

  小五一愣,随即醒悟,动容道“师父,您……您是想……”

  见他满面惶恐,身体已在微微颤抖,战天风轻叹道“小五,无需如此,这是早晚就要面对的。”

  小五缠声道“可您……您说了……没有这么快啊!”

  战天风微微苦笑道“为师以为会有几年时间,可……现在看起来为师连两年都撑不到了。”

  小五跪倒在师父面前,忍住泪水,低声道“师父,是我不好,都是因为我……您才……”说到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,泪水流出,抽泣起来。

  战天风拍拍小五的肩膀,和声道“为师说了这是迟早的事,你不必难过,修炼这么多年,生死二字,为师早已看淡,只是为师对你还是放心不下啊!”

  感受到了师父对自己的牵挂,小五禁不住大哭起来,还紧紧抱着师父的腿,而他清楚感知到了那双腿竟然是冰冷的,仿佛就是用冰做成的,毫无生气可言,“师父,您……您……”

  知道小五想说什么,战天风淡然道“不要大惊小怪,为师只是将剩余的真气聚集在了一处,所以双腿已经僵硬如冰了。”

  小五泪流满面,哭道“师父……您都是……为了……”

  战天风摇头道“好了,男儿有泪不轻弹,为师最不喜欢动不动就哭鼻子的人,收起眼泪,为师还有话说。”

  小五勉强止住哭声,擦擦眼泪,哽咽道“弟子不哭了,您别生气。”

  战天风点头道“这就对了,小五,你要记住,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,男人宁可流血也不能流泪,记住了吗?”

  小五使劲点头道“我记住了,师父的……教诲我永世不忘。”

  战天风微微点头,继续道“那就好,你回去安排一下,尽量保密,为师不想在最后关头出现意外。”

  小五沉声道“徒儿明白,我会……处理好的,请师父放心。”

  战天风笑道“这就对了,这才是男子汉该有的样子,去吧!”说着右手轻扬,大袖抖起,小五随着红光而逝,一闪不见。

  小五走了,战天风神情略显凝重,精神又差了许多,眼神复杂,凝望着对面石壁,似乎是在目送小五,许久后,他喃喃道“小五,我的希望都在你的身上,你可不能让为师失望啊!”

  师父的话小五当然没有听到,出了洞府还是在那个山坳内,眼前红光消散,忽然一阵寒风吹来,还带着片片雪花,让他惊醒,也将悲痛暂且放下,再看四下,已是茫茫雪白,不知何时竟然下起了大雪,而他也才想到已是到了年底,算算日子,竟然已是腊月二十五了,再过几天便是新年,这日子过得真是快啊!

  这段时间忙于修炼,小五真是忽略了很多东西,以往年底时他可是很忙的,忙着准备过年,置办年货,忙着做很多事情,而今年他完全忘了过年这回事,这就是修炼,真的能够让人忘却俗事,心无旁鹜。

  回到家刚换完衣服,就听外面有了喧闹之声,凝神细听,原来是罗员外回来了。

  小五急忙出去迎接,继而又知道,这次回来的不止是罗员外罗夫人,还有两位少爷和小姐以及其他家眷,可以说是罗家人都回来了。

 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,小五暗暗惊讶,其他人也是一样,干活时小五听到有人说,这次罗员外全家回来是想在这里过年,而且以后罗家就要长住水泉村,至于为什么就不知道了。

  当然,大家都有各种猜测,听得小五直皱眉头。

  等将行李物品整理完毕是用了整整一天,从这点就能看出罗家是有全家在这里长住的打算,一些比较心细的下人还说,有些行李是格外有分量,里面放着的肯定是金银珍宝。

  说这些话的人很快就被于管家关照到了,自然是让他们少说话多做事,干活就行别乱嚼舌根,有些事心知肚明就好,说出来会惹祸的。

  晚上见到赵天复,小五才知道具体情况,罗家确实要在水泉村长住了,这是罗员外的意思,这一年罗员外和两位少爷一直都在忙活这件事,将一些店面生意结束盘出,最后只留下县城的两家门店,也不是为了挣钱,就是让两位少爷有事做。

  为何如此,赵天复说,这些年生意不好做,又因为两位少爷都不擅经营,罗家生意几乎都是赔钱买卖,罗员外年纪大了实在没精力再去操心,只能将生意结束。

  当然罗家也不会坐吃山空,据他所知,罗家在一些大买卖上都有股份,每年的分红就够平常人花一辈子了,罗家不是有钱是有的是钱啊!

  赵天复又说,今年过年,罗员外是要大摆筵席,邀请村里所有人做客,已经聘请了县城最有名的大师傅来主厨,这可是一场盛宴,罗员外就是想感谢这些年来村里人对罗家的照顾,也希望以后罗家能与大家和睦相处。

  最后赵天复说,他已经向罗员外告知,自己打算收小五为徒,过完年后,罗员外还要亲自主持拜师仪式,之后,赵天复就要带小五离开水泉村,去见见世面,历练历练。

  小五听到这个消息是很意外,换在一年前,他定会欣喜若狂,可现在他是甚为为难,他就想,是不是要将师父的事情告诉赵大叔?这要怎么说呢?真是令人头疼。

  赵天复对小五的反应自然奇怪,没有他想象情形出现,见小五表情古怪,赵天复就问小五是不愿意拜师还是有什么想法。

  小五忙说自己当然愿意拜师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,心里已有主意,决定等过完年后就将师父的存在告诉赵大叔,然后再拜师,他相信赵大叔是不会见怪的。

  听了小五的解释,赵天复没有多想,随后嘱咐小五这几天要好好做事,不能因为要拜师和离开罗家就懈怠下来。

  小五连连点头答应,然后赵天复又问问小五练武的情况,还在屋子里比划了几下,见到小五又有进步,赵天复十分满意,也没有察觉到小五的异样,就是觉得小五对于力道的把握是更为纯熟自如,等拜师后,他再将压箱底的绝活传授给小五,这徒弟的武艺定会突飞猛进,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  赵天复走后,小五偷偷溜出罗府,跑到猪驮山向战天风请示,战天风没多考虑就说等过完年让小五带着赵天复来这里,他会妥善处理的,让小五无需担心,这几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将俗事安排好后再安心修炼,他还有点时间。

  有了师父的指示,小五再无顾虑,专心准备罗府的年夜盛宴,忙里忙外,马不停蹄,竭尽全力为罗家多做些事情。

  转眼间到了腊月三十大年夜,罗府上下张灯结彩,一团喜气,连续几天的大雪天气丝毫影响不到大家的心情,反而觉得瑞雪兆丰年,年底的这一场大雪会给水泉村带来好运气。

  筵席就在罗府大院里,油布支起的大棚还有十几个火炉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寒意,二十张大桌足以容纳全村大大小小所有人,申时刚过,村民陆陆续续进府,罗员外和两位公子就在门前迎客,礼数周到,尽显诚意,而村民也带来了各家的礼物,都知道罗家什么都不缺,可这心意总是要有的。

  酉时初,水泉村男女老少尽数入座,这次筵席可算是全村聚会,无人缺席,就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也来了,大家不为别的,冲着的就是罗员外的盛情,这些年来,罗员外为村子办了不少事情,修桥铺路,帮助老弱病残,善人之称实至名归,今天他请客,自然都要过来表达谢意,恭贺新春的到来。

  筵席开始时,罗员外举杯敬酒讲了几句,没有多余的客套,有感谢也有祝福,词真意切,发自肺腑。

  村民中也有一位长者代表大家发言,言辞质朴,十分真诚,就是衷心谢谢罗家对村民的关爱帮助。

  随后,筵席正式开始,菜品极其丰盛,山珍海味,应有尽有,大多数菜品都是村民从未见过甚至是听都没听说过的。

  菜是好菜,酒是好酒,六十年陈酿无需入口,闻一闻都能让人心醉神迷,这样的酒菜放在县城都是一流的,有些老人就说,能吃上这样的好菜,喝到如此好酒,第二天就算死了也是没有半分遗憾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