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十五章 毒杀 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五章 毒杀 一

  邢岷山告诉小五,大年初一早上,邻村的人过来拜年,才发现全村人竟然都死在了罗府,并且大多数人都在饭桌上,人们好像是睡着了,脸上带着淡淡笑容,仿佛正在做梦,一个永远不会醒的好梦。

  这样诡异万分的情形,差点吓死了前来拜年的人,之后,人们急忙报官,只是因为是大雪天气又是大年初一,加上水泉村距离永久县城还有百余里路程,等官府之人赶来已是到了傍晚时分。

  如此大案真可谓是惊天动地,永久县太爷几时遇过这样的案子,据说听到这个消息时,平时官威十足,正在家里与小妾喝酒谈心互动的县太爷几乎尿了裤子,二话不说就到了现场,同时让人火速传信到了金州府,这样的大案可不是区区一个县老爷能够摆平的,是需要金州府的帮助,这可是二百多条人命啊!

  等金州府派人过来时已是第二天黄昏,又是一个大雪天气,来的自然是金州府总捕头邢岷山!

  辖区内发生如此大案,邢岷山自然要亲自出马,到了水泉村一番查看后,这位虎头名捕不觉皱了眉头,是大为疑惑不解,虽然他遇过不少案子,见过很多灭门屠村惨案,可像这样的案情是首次遇到。

  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的死因,据他所知只有毒郎中的醉生梦死才会令人死得如此安详,犹如沉睡不醒,一梦千年。

  他疑惑的是毒郎中为什么来此作案,而且一下子竟然毒杀二百多人,这个恶贼是穷凶极恶,杀人不见血也是不眨眼,可他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,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罗家的钱财?

  对毒郎中这个江湖恶贼邢岷山了解颇深,当年他和毒郎中有过数次交手,因为毒郎中擅于用毒,能够杀人于无形,邢岷山有两次是眼睁睁看着毒郎中逃遁远去,无法将其绳之以法,这也是邢岷山的一大遗憾。

  而说起毒郎中就不得不提起太平山,这座山更是压在邢岷山心头的一座大山。

  太平山位于金州府东南角,方圆数百里,山高林密,自古以来就有山贼盗匪隐于其中,到了本朝,又因为太平山地处三省交汇处,就成了三不管的真空地带,使得山贼更为猖獗嚣张,气焰之盛可谓是前所未有,朝廷有心清剿,可是都因为山势险峻,易守难攻这个原因而放弃,这就使得山贼愈发狂妄。

  最近十年可算是太平山贼寇最无法无天的时期,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清风寨的存在。

  十年前,一股悍匪从太平山群贼中脱颖而出,成为群贼之首并在太平山清风岭建立了一座山寨,清风寨!

  群贼之首名叫呼延长寿,名字虽然吉祥但为人行事却是残暴凶毒异常,手中一杆丈八蛇矛有横扫千军,万夫不当之勇,呼延长寿若只是身手了得也就罢了,偏偏此人还甚有智谋很有心机,也算是智勇双全,有勇有谋。

  他将太平山群贼整合一处,拧成一股,并且又吸收了不少亡命之徒,让清风寨日益壮大,成为一方霸主,一山豪强!

  清风寨有七位寨主,呼延长寿自然当之无愧的老大,其他六个也都是各有所长的悍匪强人,而毒郎中就是七寨主。

  呼延长寿将毒郎中收在麾下让人意外,因为毒郎中此人真是蛇蝎心肠,满身毒物,以往行走江湖都是独来独往,无人作伴,也是,谁愿意和这样的人交朋友,一不小心被毒死那真是很有可能。

  但呼延长寿就有高明手段,能将毒郎中收为己用,还能善用,有了毒郎中后,呼延长寿借助毒郎中的力量连连挫败官兵的围剿,也让清风寨的名头越发响亮,如今的清风寨凶名震慑太平山方圆千里,使得朝廷无比头疼不敢轻举妄动,自然也让清风寨愈发强势,呼延长寿赫然都成了不少盗匪们心中的王者,每年每月每日都有不少人前去投靠,保守估计,现在的清风寨至少有数千悍匪,可谓是兵强马壮,人多势众。

  清风寨已成大周朝西北五省心腹之患,朝廷不是不想清剿匪患,只是屡次用兵成效甚微让朝廷不得不慎重对待,希望寻求一个一劳永逸,斩草除根的方法。

  朝廷想过招安,也曾派出使者与呼延长寿谈判协商,邢岷山就是使者之一,只是呼延长寿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,朝廷根本不可能答应,这也说明呼延长寿无心被招安,按邢岷山所言,这种人天生就是贼寇,只喜欢杀人放火,强取豪夺,就算能被招安日后必定还会反复,来个重蹈覆辙。

  强盗杀人越货很正常,清风寨犯下的罪行数不胜数,灭门屠村可以说是家常便饭,太平山周围许多乡村都受过荼毒,粗略统计,近五年来,清风寨杀伤的百姓就有万人之多,死在这些贼寇刀下的官兵也有千人左右。

  近一年来,朝廷已有彻底剿灭清风寨的计划,也许是呼延长寿得到风声,气焰收敛了很多,很少下山打家劫舍,奸.淫掳掠,也让太平山周围的百姓暂时缓了一口气。

  只是,谁能想到清风寨竟然会到金州府永久县来作案,而且如此大的手笔,活生生二百五十条人命,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没有了,他们的胳膊也伸得太长了!

  要知道,水泉村和太平山相距足有八九百里地,早已超出清风寨的势力范围,如此远距离的,又是深入州府的抢夺杀人实在是不符合规矩,也是一大忌。

  邢岷山就想,难道清风寨是在示威又或是沉寂太久不甘寂寞了,不愿在自己的地盘作案,就想尝试一下远距离,还是另有原因?

  邢岷山进入罗家很快就想了很多,因为这是毒郎中的醉生梦死,他没指望会有活口,他太了解毒郎中了,这个畜生只要出手,必会做到鸡犬不留,罗府水泉村也算好的,也有家畜存活,像几年前的省城姜员外,全家上下一百余口,连同猫狗鸡鸭等等是死绝死尽,整个姜府一个喘气的都没有留下,而毒郎中如此做的原因竟然不是为财,就是因为姜员外早些年曾经羞辱过,骂过他一声臭要饭的!

  也就是因为这件案子,他和毒郎中有了交集,二人数度交锋,他也差点将其捕获,可就是毒郎中太毒,他最终让这个畜生逍遥法外。

  不过就是邢岷山也没想到这场惨案中竟然也有漏网之鱼,居然有人没死。

  在仵作检查那些尸体时,发现了小五竟然还有微弱到难以察觉的气息,身体虽然已经僵硬但是心口还有微热。

  有此发现,邢岷山甚为意外,急忙找人急救,正好黄玄在金川府,邢岷山是亲自将黄玄请到了永久县。

  经过黄玄的诊断,确定小五是中毒了,也是醉生梦死,但是不知什么原因,小五还能保持一丝生气,要知道醉生梦死的毒性虽然发作缓慢,需要一个时辰,但只要有人中毒,若无毒郎中的独门解药那是必死无疑,而就算有解药,要是不在中毒后一个时辰内服用也是必死,又因为醉生梦死无色无味,令人难以察觉,所以中了此毒真是神仙难救,毫无生机,可现在小五竟然没死,实在是让人惊讶诧异。

  黄玄费尽心思,用尽良药,也是死马权当活马医,终于让小五还魂,而黄玄也说,他的用药也只是一种辅助作用,真正能让小五起死回生的是一股隐藏在小五体内的奇异力量,这股力量有解毒之力,让他死里逃生。

  说到这里时,小五感觉到了邢岷山眼神的变化,随即邢岷山又问他在喝酒前有没有吃过喝过其他东西,小五茫然摇头,那天他是从早忙到晚,也就喝了几口水,什么东西也没吃。

  同时,小五就想,自己没有被毒死,是不是因为体内有师父的真气,是真气化解了醉生梦死的毒力,不然自己也和其他人一样就那么样不明不白的死了。

  在小五寻思时,邢岷山忽然问“赵天复教过你武功吧?”

  小五惊讶至极,问道“你怎么知道?谁告诉你的?”这是他的秘密,在水泉村几乎是无人知晓,现在赵天复和罗员外都已去世,谁又能告诉邢岷山呢?

  邢岷山淡然道“没人告诉我,你有很扎实的武功根基,这个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  小五听赵天复讲过,很多高手眼力超凡,随意打量几下便能看出某人的武功深浅甚至是性格来历等等细节,邢岷山是金州府总捕头有这个眼力不奇怪,他惊讶的是,邢岷山为何如此肯定是赵大叔教的他,这点也能看出来吗?

  知道他惊诧什么,邢岷山继续道“你双手上的老茧还有手腕上一圈形似手镯的肌肉,都说明你习练刀法已有数年,并且也有不错的造诣,我看过你的资料,你今年十六岁,这十几年里你最远就去过县城,能够接触到的武者刀客更是少的可怜,所以能教你刀法,又有这样条件的只有五行刀客赵天复。他的五行刀法算的上是一门绝技,你也是他唯一的传人了,可惜啊!”一声可惜应该是惋惜赵天复的结局,一位颇有名声的刀客最后没有死在刀剑之下,反而是被毒害而死,又是那样的窝囊,确实是可惜了!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