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十七章 毒杀 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七章 毒杀 三

  小五“看到”,邢岷山手里拿着一叠文书,一边翻看一边询问,那四个青年人是轮流回答,毕恭毕敬,言简意赅,邢岷山问的简单,他们回答的也不啰嗦,没有半句废话。

  此刻就听邢岷山问“确定毒郎中下过山?”

  听到毒郎中,小五精神大振,聚精会神。

  回答的是邢岷山得意门生之一王朝,“确定,而且他还带了十几个手下。”

  邢岷山又问“时间也确定了?”

  这次回答的是马汉,“是,除夕前后,正好与案发时间相符。”

  邢岷山冷冷道“如此说来水泉村就是毒郎中领队毒杀,并且还将罗府财物洗劫一空。”

  王朝马汉齐声回答“虽然还没有确实人证,但根据种种迹象线索来看,此案应该是毒郎中所为。”

  邢岷山又翻看了一下手上的文书卷宗,沉吟片刻后道“不是有人曾经看到有队人马出入水泉村吗?”

  王朝道“那是邻村的一位老者,在三十晚上到村外烧纸,隐约看到有队人马冒着风雪而去,因为相隔很远,风雪又大,他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,有多少人,等知道水泉村村民尽数遇难后,他是又惊又怕,神经有些失常,我们询问他时,他前言不搭后语,还说自己看到的是阴兵是鬼卒,所以他的证词不可信。”

  马汉接着道“又因为大雪天气,等我们过去后,也找不到有用的痕迹,只能看出有许多马匹经过,具体情况无法确定。”

  邢岷山微微点头道“他们是挑了个好日子。”

  说了这么句后,屋子里顿时沉静下来,五个人全部静默,邢岷山若有所思,王朝马汉张成刘安静立不动,屏息以待,他们了解师父,知道邢岷山在根据他们提供的情报线索综合自己的分析判断,在给此案做出最后的决断,这件案子就要结了!

  小五并不知道这些,根据所见所闻,他已是确定毒郎中以及太平山贼寇就是毒杀全村人的凶手,这帮畜生无法无天,这几日说不定还在庆祝这次杀戮洗劫获得的丰硕成果,而他们完全不会考虑这种兽行造成的恶果,他们真是连禽兽都不如,他们该死一万次!

  小五怒气大盛,恨火升腾,感知却是减弱了许多,脑海里的映像模糊起来,他平稳心境后感知才恢复如初,就听邢岷山道“徐大人那边怎么说?”

  王朝道“徐大人来了好几次快信,询问进展,省府对此案十分关注,已经让徐大人限期破案,上面定的时间是一个月。”

  邢岷山沉默片刻道“你们怎么看?”

  金州府四大名捕互看一眼后,又是王朝道“此案应该是毒郎中所为,只是证据稍有欠缺……”

  小五听到这里,在心里大吼道“难道那二百五条人命和什么醉生梦死都不是证据吗?”他真想将这些话喊出去,只是他可以感知却无法行动,他只能在心里咆哮呐喊。

  因为过于激动愤慨,王朝之后的话他没有听到,等他平复情绪又是过了一会儿,就听到邢岷山道“上面限期破案,如此做徐大人才好交代,此案才能完结,就这么办吧。”

  他说的淡然,可小五听出这位总捕头是有些纠结犹豫,他的那四个弟子脸色也很奇怪,小五心想,他们要做什么?看起来有些为难啊!

  寻思时,感知再度减弱,再度凝神静心后,只见房间内只剩下了邢岷山一人,正望着烛火出神,目光随着烛光闪动而变化,明暗不定,脸色亦是如此,看起来甚为诡异。

  忽然,小五听邢岷山喃喃自语道“事已至此,我只能如此做了,虽然违背了公理良心,可对你未尝不是一种历练,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!”

  小五暗暗奇怪,不懂邢岷山是什么意思,但他知道邢岷山做了一件错事,应该是伤害了某人,而他又觉得这样做对某人未必有害,这是不是太矛盾了!

  这个人……真是很奇怪啊!

  随后,小五又见刑岷山翻看起了手里的卷宗,不时皱眉,神情凝重,小五好奇心起,想知道刑岷山在看什么,只是他的感知还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,努力再三毫无收获,最终放弃。

  刑岷山一夜无眠,小五也看了他一晚上,天快亮时,小五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,等他醒来已是中午时分。

  随后几天,小五继续休养,每天都有专人伺候他,给他送水送饭,帮他洗漱打理,因为四肢无力,小五也只能任人摆布,他也知道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非好事,这种福气也非人人可享,最起码他是觉得很受罪。

  几天当中,刑岷山再未出现,他的四个弟子倒是轮流过来看望了小五,其实就是询问案情,并且做了记录,小五还要签字画押,这些都是呈堂证供,因为小五是唯一的幸存者,所以他的证词尤为重要。

  小五积极配合,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详细诉说,唯恐有什么遗漏,他还想知道朝廷什么时候对太平山用兵,如何可以,他也想出分力,为水泉村父老乡亲报仇雪恨!

  当然这是小五的想法并未告诉任何人,而经过几天调养他的身体并未好转,反而是越来越差,起初他还能坐起来喝水吃饭,精神还算不错,可几天后,他居然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,整个人就如同没了骨头瘫软在床上,能够动弹的竟然只有眼睛和嘴巴。

  如此情况出乎意料,本以为会好转,哪知道竟然是这样子,黄玄也来看过,见到小五这般模样,这位名医是眉头紧皱,久久不言,把脉良久后只发出了一声叹息,看小五的眼神满是怜悯和无奈。

  小五已然意识到自己情况不妙,黄玄的眼神更是让他感觉到了绝望,而他体内真气也被某种力量影响到了,不再活跃,不再运行,仿佛被凝固冻结了!

  黄玄走后,小五情况愈发糟糕,视力模糊,意识不清,眼前越来越黑,身体越来越冷,最后他感觉自己是被黑暗冰冷完全吞噬了,陷入到了无尽无止的深渊中,无法自拔,万劫不复,永世沉沦!

  死!在意识还算清醒的最后一瞬间,小五想到了这个字,死了,自己难道就这样死了?!

  为什么?小五不明白,不清楚,想不通,明明已经活了过来,身上的毒也都解开了,为什么又要死了?这是为什么?

  小五没有得到答案,而在临死前他仿佛听到了刑岷山的声音,好像是在说什么这样也好,将他好好入殓,应该是在说他,他甚至又见到了刑岷山那张漠然冷淡的脸,眼神冰冷而又古怪,似乎隐藏着很多秘密,在那刹那间,小五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,只可惜只是那么一瞬间,随即他便陷入到了无尽黑暗中,没了思想,没了意识,没了一切。

  很久很久,黑暗中小五突然醒来,非常突兀,就那么醒来了!

  张开眼睛,一片黑暗,但感知复燃,凝神查看,知道自己身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,密不透风,阴冷潮湿,还带有一种异常难闻也是难以形容的气息。

  这是哪里?

  阴间地狱?还是……?

  寻思中,双手下意识向着四下乱摸起来,触碰到了物体,硬邦邦的,质感十足,使劲敲打,竟然还有冬冬之声,沉闷的声音却能让小五清醒,他已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了!

  随着冬冬声,小五呼吸骤然停顿,周围气息稀薄,呼吸数下便已告罄,他不得不屏息,再说那股味道实在是难以忍受,令人作呕,说这是地狱的气息应该也差不多了!

  无法呼吸,体内气息却是异常活跃,沉寂太久的六阳罡真气运行的极为迅猛快速,在他周身上下游动激涌,宛如浪潮海涛,汹涌澎湃,生生不息,愈来愈强!

  真气鼓涨,直欲破体而出,小五无法掌控如此强大的气息,只能任其自然,自我感觉已经变成了一个被热气充满的皮囊,膨胀到了极限,随时都可能炸裂粉碎,而他并不慌乱,异常清醒冷静,真气是炙热狂躁的,他是沉稳冷静的!

  过了半个时辰,真气还在增强,小五身体之上赫然已有淡淡红光透出,在他身体周围流动,光芒很淡,可足以映照他身处的狭小空间,长方形状,高只有三尺,堪堪容纳他的身体,既不富裕也不紧张,这地方似乎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。

  此刻在红光照射下,这个空间多了几分温热生气,六阳罡真气也一丝丝的从小五体内透出,不急不徐的将这个空间占据,虽然真气透出体外,小五并不轻松,身体还像是个气囊,爆炸还是早晚的事!

  轰!一声轰鸣猛然从他体内发出,沉闷有力,犹如春雷,同时,淡淡红光一盛,小五瞬间被红光同化,继而化为一道飞虹升腾而起,也算是一飞冲天!

  砰!狭小的长方形空间应声碎裂,飞虹直射数丈,红光散开,笼罩百丈方圆,恰似一轮红日,照耀四方!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