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十八章 蒙冤 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八章 蒙冤 一

  片刻后,红光收敛,飞虹落地,化为人形,小五一脸茫然的环顾四下,有些不知所措,也有些不安惊恐。

  他脚下是一个丈许方圆的地洞,他就是从这里破土而出,原来他是被人埋在了地下,这算不算是活埋?

  地洞前还有一块石碑,小五正在石碑前方,等他缓过神来,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上面,随即身躯震动,就如被雷击了一样,神情惨淡,难看至极。

  石碑赫然刻着四个字,罗五之墓,异常简单,只有这四个字再无其他,这是墓碑,原来他是从自己坟墓里蹦出来的!

  这里是墓地,很大的一片墓地,周围墓碑林立高矮不齐,坟丘密布大小不一,一眼望去竟是难见边际。

  小五茫然许久后才回过神来,再看自己的墓地,那个大洞和破碎的棺材就是他待了很久的地方,他本该是个死人,可又活了过来,世事无常,离奇如斯!

  自己死了,还有了墓地墓碑,看环境居然不错,这里也是有钱人才能待的地方吧?

  可再有钱的人死后还不是占了这一方土地,立有一块墓碑,还有一个土馒头而已。

  摸着自己的墓碑,小五想笑又笑不出来,想哭也哭不出来,心情之复杂已是无法言语,他又想,能活着见到自己的墓地墓碑也是……少有罕见的吧?

  仰首看天,明月当空,圆满皎洁,溶溶月光如水洒下,今夜竟然又是十五或是十六!

  自己这一次死了多久?

  想想“死”前好像刚过十五吧,现在又是满月之夜,自己居然在棺材里住了二十来天,死了这么久,呵呵!

  小五终于笑了出来,自然是无比苦涩的苦笑,心里的酸楚苦痛真是达到了极致。

  再看自己,还是一身崭新的行头,深红色的棉袍还是上好的锦缎,裤子,鞋袜就是头巾也是崭新的,说实在的,这样的衣衫他“活”着时可从未穿过,然而这却是他的寿衣,人死了总要穿新穿好吧,送他最后一程的人真是有心了。

  最贴心的是他腰间的那个绣着金丝福字图案的钱袋,里面盛着一金一银两块五两重的元宝,还有几块碎银,拿在手中沉甸甸,在小五看来这绝对是一笔巨款,“活着”时他可没有拿过这么多钱,而这些金银显然是人家为他特意准备的,让他一路顺风,在阴间鬼路上别受什么波折,遇到刁难的小鬼就用金银打发,这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还有有钱能使鬼推磨都是至理名言啊!

  小五拿着钱袋,摸着墓碑发呆了很久,一阵寒风吹过,透入棉衣才让他醒过神来。

  在月光下,他的身影是分外孤寂凄凉,长长的影子落在了墓碑,地洞上,仿佛是在告诉他,这世上已经没了罗五,他的家是在这里,他已经是个死人,即便活着也是一样。

  望着自己的影子,小五又是一阵苦笑,随即深吸一口气,体内真气随心流动,精神振作,然后右手用力,掌心真气透出红光一闪,砰的一声轻响,墓碑碎裂化为乱石,散落一地。

  接着,双脚用力,真气激涌,三两下后,他又将自己的坟地填平,动作轻巧,浑不费力,经过一次死去活来,他的力量明显又上了一个层次。

  做完这些,小五才离开墓地,他走了很久后,在距离他墓地不远的一块墓碑后面哆哆嗦嗦的转出一个人来,那是一个五十上下的男人,衣衫不整,邋遢猥琐,手中还拎着一个酒壶,他在此地出现,说明他是一个标准的酒鬼,其实他是这片墓地的看守,白天无事,晚上出来巡夜,防止一些无聊的盗墓贼来这里找活干,今晚他是例行检查,喝着小酒转着圈,悠哉悠哉美滋滋,别人当然没他这个胆量,他却能把墓地当做花园来逛,他在这里干了二十年,鬼没遇到,小贼倒是见过不少,对付这些小偷小贼他还是有些手段的,可今晚他真是被吓到了!

  小五破土而出,直飞数丈,还是一身红光,吓得他是魂飞魄散,几乎昏厥,要不是酒能壮胆,他真能被吓死。

  他是认为见鬼了,而且还是恶鬼,要么就是诈尸,还是爆炸的炸,守墓这么多年这回是活见鬼了!

  不怕是假的,他怕得要死,急忙躲在一块大墓碑后面希望能够躲开恶鬼的视线,惊恐之余他又是无比好奇,忍不住偷眼观看,这已是酒壮英雄胆。

  见到恶鬼是个年轻小伙时,他还很诧异,但他很快想起那块墓地里放着什么人,随即恍然大悟,心说,这就是恶鬼啊!不是这种人又怎会有这种情况出现!

  他是惊惧万分,生怕被恶鬼发现,好在恶鬼没在意周围,他自认是躲过了一劫。

  等恶鬼走后,他战战兢兢来到那块墓地前,见到碎裂的墓碑还有平整后的坟地,他又是倒吸了好几口冷气,出了好几身冷汗。

  好容易熬到黎明,他急忙跑到县衙报告情况,很快华林坪闹鬼就传遍了整个县城,接着就有不少版本出现,每个版本都是活灵活现,绘声绘色,那当真是众说纷纭,鬼话连篇了。

  小五出了墓地才知道这里是一座不太高的山坪,周围山峰连绵,不见尽头,东西走向,山势平缓起伏不大,没有出奇高的山峰,因为是在冬天残雪未化,在月光下,这山脉白光莹莹曲折蜿蜒,还真有长蛇盘绕之势。

  见此山势,小五随即恍然,心说,原来这是白蛇山啊!

  白蛇山位于永久县城南,长有百里,传说这座山脉是一条白色巨蟒所化,很早以前,一条巨蟒在此地肆虐,祸害生灵,天神震怒,用天雷神法将其击杀,而巨蟒身躯就变做了一座山脉,留存至今。

  因为此山是白蛇所化,留有余毒,所以整座山几乎是寸草不生,异常荒芜,不过山上有种白色岩石又是很好的石料,所以附近山民也能靠山吃山,以开采山石为主业,一代代繁衍生息,小五的墓碑就是白蛇山的特产所制,坚硬结实,可以永存不朽。

  知道自己埋在白蛇山,小五下山后顺着大路向北而去,五更天,路上没有行人,小五无所顾忌,狂奔急驰,一阵风似的跑了二十多里地,很快到了永久县城前。

  城门还未开启,守城的官兵还在打盹,小五虽然心急也不敢越城而过,虽然他觉得自己使使劲可以爬上城头。

  等待城门开启的可不是小五一人,想进城的人不在少数,大多都是做买卖的小商小贩,他站在其中就有些出众,那身打扮怎么看都像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公子,这时候不在家里睡觉跑到这里做什么?

  大家奇怪,免不了会打量小五,有些人还在低声议论,好在没人对他指指点点,让他没那么难堪。

  忽然,一阵香气钻入小五鼻孔,那是羊肉汤的香味,浓汤味重,引人食欲,而小五又是很久不食人间烟火,顿时饥渴难当,禁不住咽了好几下口水。

  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看去,见到远处有一个棚子,还有一个幌子在迎风飘扬,上面有六个大字,正宗羊肉泡馍,见到这六个字,小五更是饥肠辘辘,肚子忍不住咕噜噜叫了起来,声音很大,周围的人都听到了,一些人还露出了笑容。

  小五没理会众人的眼神笑容,三步并做两步一转眼就到了棚子近前。

  棚子简陋,但相当宽敞,里面摆放着不少桌椅,而且已经有不少食客正在享用美味。

  小五闻着香气,忍着肠鸣,找了空位坐下,正好有个伙计急匆匆端着盘子从后面出来,帘子掀起的那一刻,小五看到的是一口大锅还有热腾腾的蒸汽,那香味更是浓郁,也让他肚子响的更厉害了!

  伙计手脚麻利,见到小五先问声好,上菜后就到了小五眼前笑嘻嘻问他要点什么,这里除了羊肉泡馍外,还有羊杂汤以及羊肉烩面,量大实惠,美味价廉。

  小五要了一个大碗羊肉泡馍和两斤羊羔肉,等泡馍上来时,小五才知道大碗有多大,根本就是一个盆,比他的洗脸盆小不了多少,而且几乎是满盆……满碗,和邻桌的食客一比,小五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头猪,再想那个伙计听他要大碗时的表情,他不觉苦笑。

  那些食客也在偷笑,都在想这朋友显然是第一次来这里,不知道行情规矩,这一大碗羊肉泡馍一般人真是消受不了的,小伙子使劲吃吧!

  但很快准备看笑话的人们傻眼了,他们看到小五甩开腮帮子一通狂吃,那真是犹如风卷残云,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,那碗羊肉泡馍全部灌进了肚子,最后碗底比他们任何人的脸都干净,这货也太能吃了,该不会是饿死鬼投胎吧?

 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,一大碗羊肉泡馍还有二斤羊肉下肚后,小五的肠胃才算打通,在众人惊讶骇然的目光里,他又要了一大碗羊肉泡馍。

  那伙计也从未见过如此能吃的吃货,问题是,这个吃货还是一个少爷打扮的年轻人,谁家少爷能一下子吃这么多,还这么快?

  到了第二碗羊肉泡馍上桌,小五好歹知道控制食速,没有狼吞虎咽,吃的比较缓和,见他正常了,人们也就正常了,低头吃饭,不再关注这位能吃能喝的少爷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