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心斩天_第十九章 蒙冤 二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章 蒙冤 二

  第十八章

  小五其实是越吃越饿,自我感觉食物下肚后就在瞬间消失,根本不占肚子,肠胃受到食物刺激反而更加饥渴,就如嗷嗷待哺的婴儿等待更多的食物,也是,这么久没吃饭如此饥饿也是正常的。

  小五决定要细嚼慢咽,等周围食客走了,再开始大吃大喝,自己的吃法确实很惊悚,吓坏人就不好了。

  吃饭时,他听到邻桌有人在低声谈论,是两个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,就听其中一人道“老胡啊,我是半年没回家了,最近咱们县城有什么新鲜事吗?”

  老胡喝了口羊汤道“老于,新鲜事没有,惨事倒是有一桩啊!”

  老于吃了一惊,忙道“什么惨事?谁家出事了?”

  老胡叹道“昌新隆你知道吧?”

  老于点头道“当然知道了,昌新隆可是县城里最大的布行,他家出事了?”

  老胡道“是啊,还是……唉。”叹息一声后,他才道“谁能想到这种惨事会落在他们家头上,真是苍天无眼啊!”

  老于忙问“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
  老胡叹道“是灭门了!”

  老于啊了一声,正在吃饭的小五也吃了一惊,灭门?难道……他们说的是……。

  正寻思时,老于道“你说什么?罗家被灭门了?老胡,这可不是开玩笑,不能胡说!”

  听到罗家二字,小五已是明白,神情惨淡,什么饥饿食欲瞬间消散,悲伤痛楚填满心房胸腔,身体不觉轻轻颤抖起来,眼前出现的是那些逝去之人的音容笑貌,在泪光里逐一闪现,又是转瞬即逝。

  心神动荡,情不自禁,小五忍住眼泪,努力让自己平静,又听老胡道“这种事情我怎敢胡言,唉!”

  老于也知道老胡不会胡说八道,罗家灭门确有其事,就问“好端端的怎会灭门?谁干的?如此狠毒凶残!”

  老胡低声道“是太平山那帮人作的孽!”

  老于惊声道“太平山?!”虽然万分惊骇,但声音依旧压的很低。“怎会是太平山?这帮贼人竟然敢来县城洗劫杀人!真是无法无天!”

  老胡摇头道“太平山贼人再猖狂也不敢来县城杀人越货,你忘了,罗员外一向是住在水泉村的。”

  老于道“是在水泉村,你说灭门,难道罗家上下没有一个……活着吗?”

  老胡长叹道“那天正是大年三十,罗家上下老小都在水泉村,唉!并且除了罗家还有水泉村的村民也……是难逃一劫!”

  老于骇然失色,“你是说……水泉村村民也……也都死了!”

  老胡虽非当事人,可说起这桩惨案时也是如同亲历,黯然道“不错,水泉村所有人也都死了。”

  老于难以置信,愣了半天才道“那是多少人?这也太狠了!”

  老胡叹道“整好二百五十人,男女老幼,大大小小,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命,一下子都死了,唉!”

  听到这里,小五差点哭出来,用尽力气强忍泪水,但身子颤抖的愈发厉害了,不过他的异常没人发现。

  老于骇然道“都死了?一个活口也没有?”

  小五听了心说,我就是唯一的活口,不过现在我也是死人了,如果真的死了也好啊,能和大家在一起。

  又听老于问道“这么大的案子是谁来办理的?”

  老胡哼了一声道“自然不是永久县城里的那些酒囊饭袋了,我听说,咱们县太爷听到消息时直接被吓傻了,指望他能办案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,来的是金州府总捕头邢岷山。”

  老于点头道“虎头名捕啊,也只有他了。”

  老胡道“虎头名捕真是名不虚传,一到现场就知道是谁在作孽,并且很快就掌握了重要线索。”

  老于精神一振,忙问“听起来还有隐情。”

  小五也打起精神,凝神细听,老胡道“罗家满门以及水泉村全体村民死得十分诡异,据说是中毒而亡,而这下毒之人又是罗家的一位下人。”

  老于啊了一声,继而怒声道“这就是家贼难防,这种狼心狗肺,吃里扒外的畜生真是罪该万死!”

  小五更是万分意外,是谁勾结贼人暗中下毒,罗家的下人?是谁呢?是谁丧尽天良做出了这等恶事!

  老胡道“那个下人这样做为的就是罗家的财宝,他以为做的滴水不漏,可以瞒天过海,哪知道遇到了虎头名捕,很快他就被抓了出来。”

  老于大奇,小五也是,还在想,原来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人活着,就是他勾结贼人下毒害死了大家,这个畜生是谁呢?邢岷山为什么没有告诉我?

  就听老于问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有些糊涂了。”

  老胡道“那个吃里扒外的畜生十分狡猾,他是伪装成了幸存者,换了别人真会被他欺骗,但却逃不过虎头名捕的火眼金睛,要说太平山贼寇凶狠残忍,杀人不眨眼,可这种家贼更为可恨,真该千刀万剐才对。”

  小五也在想,对,这个畜生就该千刀万剐,可他究竟是谁?是谁为了金钱会干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情?

  老于道“这个畜生到底是什么人?为何会如此穷凶极恶,全无人性?他是不是已经遭了报应?”

  老胡叹道“可惜,这个畜生命好,没有受什么罪,也许是良心发现,被揭去那层皮后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供认不讳,而他又因为一些原因竟然死了,居然躲过了他该承受的惩罚,唉,也是老天爷没眼,让这种人死得那么痛快。”

  居然已经死了,小五和老于都很意外也是大为遗憾,小五心想,这个畜生竟然死了,为了一己私欲害死了那么多人,他却死的那么轻松,真是太便宜他了,如果落在我手里,我一定要他……。

  他想时,老于道“真是便宜这个混帐王八蛋了,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就该让它活受罪,哼!”

  老胡道“是啊,据说这个人是个孤儿,是罗员外将其抚养长大,几乎是视如己出……”

  听到这里,小五心神震动,心想,孤儿?在罗家长大的孤儿?这……,这时又听老于怒声道“啊!你说那人竟然还是罗员外的……养子?!”

  老胡道“算是吧,唉!”

  老于怒不可遏,拍案大骂道“这就是真正的白眼狼啊!禽兽不如,罗员外真是瞎了眼睛,竟然将这个畜生养大成人,他叫什么?”他的喝骂在场的人都听到了,也都知道他在骂谁,所以人们都显现出了相同的神情,认为他骂的好,那个畜生就该骂!

  小五脸色惨白也在等老胡说出那人的名字,孤儿,被罗员外收养,视如己出等等,在罗家符合这些条件的人似乎只有一个……,那就是……自己。

  就听老胡道“我想想,那个畜生叫什么来着,城门边的告示上有他的名字……”想了想后,他一拍大腿道“叫罗五,对!就是罗五!”

  罗五真的是罗五!

  居然是我勾结贼人,里应外合下毒害死了全村人!

  小五听到自己的名字,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笑,是啊,这难道不可笑吗?!居然是我?为什么是我?

  老于道“罗五,这个畜生多大年纪?”

  老胡道“年纪不大,好像也就是十七八岁……”

  老于骂道“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,罗员外收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毒蛇,唉!老天爷有时候真是不开眼啊!罗员外这么好的人竟然没有善终,官府就该用那个罗五的人头祭奠罗家满门和水泉村的所有冤魂!”

  老胡也道“是该如此,可惜,那个罗五已经死了……”

  他话音未落,一声哀嚎悲鸣忽然响起,就在身边耳畔,异常哀伤悲愤,那是无法形容的声音,震人心魄,让所有人为之心颤,为之动容。

  随着悲鸣,棚内的烛火骤然暗淡,所有人感觉到了一股强风劲气从身边呼啸而过,凌厉凶猛却又蕴含难以言语的绝望悲苦。

  众人骇然失色,片刻后,烛火复明,众人才缓过神来,面面相觑,都是一脸茫然不解,忽然有人发现那个能吃的少爷竟然消失不见,桌子上还留有半碗羊肉泡馍和一块碎银。

  众人见状再度惊骇,谁也不知道那个少爷是何时走的,又想起那声悲鸣还有那阵劲风,人们不寒而栗,毛骨悚然,即便此刻天色微亮,曙光已现,但他们却感觉身处于黑暗中,心里都想到了三个字,见鬼了!

  在棚子里的人们惊惧惶恐时,那个让他们视为鬼影的红衣少爷已经到了城门前,时辰已到,城门大开,人们匆匆来去,人流如梭,而他呆呆面对着城墙,看着一张告示,上面写的和老胡说的相差不多,永久县太爷的官印说明了这张告示的真实性,罗五就是一个贪图钱财,吃里扒外,禽兽不如的白眼狼,不光是死有余辜,更该千刀万剐,罪孽深重,不可饶恕。

  怎会如此?我怎么成了这样的人?

  小五不相信可又不能不信,白纸黑字,鲜红的官印都是那样清晰,他的罪名已定,而他也已经是一个死人。

  这是诬陷!

  小五在心里大喊着,可神情眼神是木然冷漠的,被人冤枉又无处申诉,心真是死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做?难道要到县衙击鼓申冤吗?谁会相信自己?更可笑的是,他都已经死了,一个死人从墓地里爬出来喊冤,这不是鬼故事又是什么!

  好笑啊!哈哈……!

  忽然,小五干笑了几声,却是泪流满面,他的异常引起了守城官兵的注意,有两个士兵向他走来,准备询问情况,这时,天就要大亮了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